梦见网 梦见网

做梦因素之精神情志因素的彩响

时间: 2017-07-20  热度:

梦见网的小编为您介绍做梦因素之精神情志因素的彩响的具体内容:

做梦因素之精神情志因素的彩响

七情致梦是指由于人的精神情绪引起发梦,喜怒哀乐,悲伤恐惧是人之常情。人在认识周围事物和与其他人的交往中,总会表现出某种相应的情感,或喜或忧.或悲或恐,或爱或憎,故《素问_气交变大讼》云:“有喜有怒,有忧有丧,有泽有燥,此象之常也,也就是说人的情绪变化是一神正常的现象。这种现象可以说是一神本能,从生下来就会表现喜怒等。rt如孔子在<礼记•礼运》中所说:“何谓人僧?喜、怒、哀、惧、爱、恶、狀.七情弗学而能'

情志活动与内脏有密切联系,《索问•天元纪大论》说:“人有E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思优恐。”《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提出:肝“在志为怒”,心“在志为喜'脾“在忑为S”,肺“在忐为忧”•肾“在志为恐'认为情志活动变化产生的物质基础是内脏,依赖T脏耐的功能活动。因此,人体内脏功能活动正常.人的情忐活动变化也相应正常。人的内脏功能活动失常.人的情志活动变化也可反常。故《灵枢■本神》云:“肝气虚则恐,实则怒。”、“心气虚则悲.实则笑不休'

情志变化不仅可以反映内脏活动的变化,而且各神情志变化可以影响人体相关的内脏,导致阴阳失调,气机失常,神伤形损等变化,并参与和引起发梦。

情志变化引起发梦,在我国很早就已被注意,并且在同神灵托梦等迷倍认识的斗争中,对此认识越来越深入。从周代对梦的分类可以看出,尽管当时占梦迷倍盛行,但对梦的分类中却十分注意情志因素,以致汉代郑玄等在注“六梦”时碑“喜梦噩梦”、“思梦”、“惧梦”等明确释为“喜悦而梦'“惊愕而梦”、“觉时思念之而梦”、“恐惧而梦'战国时期的庄子曾经指出:“梦者,阳气之精也,人所喜怒,则精气从之,U代哲学家王充在分析作梦的精神心理原因时认为,晚上怍梦不是鬼神作怪.而是由于白天的心理活动转化而来。由干人们在醒觉时绖常思念着某神东西,充满着某神想象或希望,睡眠时就会梦见思念着的东西,或想象中的事情,王充将其概括为“精念存想”致梦。他在《论衡•订鬼篇》云:“夫精念存想,或泄于或泄于口.或泄于耳泄于目,目见其形:泄于耳.耳闻其声;泄于口,口言其事。昼日则鬼见*暮卧则梦闻*独卧空室之中,若有所毘惧,则梦见夫人据按其身哭矣,从他所举的梦例可以知道+所谓精念存想,

a括了喜怒哀乐.忧悲惊恐等各种情志因素念即思念,《说文》云:“念,常思也,精为专注.精念,即思念很精、很深、很专,深深地思念着。存想,一方面是指老在想着某神东西,某种情况,或某种情绪老在困扰着自己;另一方面也含有某种想法、想象,某种情绪感受被存入记忆的意思6人们从现实作梦中不难体验,梦有时和当天或最近的情态变化有关,有时却和很久以前的情志变化有关,这无疑是由于以往的情志变化被存入记忆的缘故。

情志变化引起发梦,既可因正常的情绪变化所引起,电可因过度的情志变化所引起,而且过度的情志变化较正常的情志变化易于引起发梦。故陈土元在论述“情溢”之梦时说:“过喜则梦开.过怒则梦闭,过恐则梦匿,过忧则梦嗔,过哀則梦救,过忿则梦詈,过惊则梦狂,此情溢之梦,其类可推也,所谓“情溢即过度的情志变化.陈士元将梦分为气盛、气虚、邪寓、体滞、情溢、直叶、比象、反极、厉妖九类,其中将因情志变化引起发梦者名之曰“情溢之梦”,可见情志变化的“过度”在发梦中的意义.

情志变化表现多种多样,历代有将其归纳为喜、怒、哀、惧、爱、恶、欲者.有归纳为喜、怒,优、悲、好、憎、欲者,有归纳为好、恶、喜、怒、哀、东老,有归纳为喜、怒、优、恐、哀者,认识不尽相同。宋代陈无择在总结前人认识的基础上,将导致人体发病的精神情志因素概括为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神,名之曰“七情”,系统地论述了中医的七情学说,丰富和发展了中医的病因理论,为后世探讨情忘因素对人体发梦的影响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由于情志变化表现不一,对梦的影响也有差异4喜为心之志,是一个入追求并达到昕盼望的目的时产生的情绪体验&56

当喜乐情绪波动时,就会感到心情愉快,全身舒畅,使气血通调,营卫流利,故《素问•举痛论》云:“專则气和志达,营卫通利,專的感受不仅见于清醒时,亦可见于梦中,有时梦中之喜正是由瘠醒时的快乐感受所引起,是醒觉时怏乐感受的延续。对于喜可致梦,我国人民很早就有所认识.《周礼*春官》对梦的分类中即列有“專梦”,郑玄、张湛在注解时均认为是指“喜悦而梦'说明由于喜悦引起发梦这一现象早已为我国古代人民所重视

因喜致梦,可以是一个十分怏乐的梦,也可以是一个相反的梦。陈士元曾经举过“有亲姻燕会,则梦哭泣”、“庆贺则梦麻苴凶服”等梦,说明心情舒畅,欢庆喜悦并不一定都是喜悦性的梦,但多数情况下,因專而梦,其梦多为喜梦。

喜有强度的不同,轻者为满意,过度则为狂喜,狂喜常可损伤心气、精气,影响心神的潜藏。《灵枢•本神》云:專乐者,神惮散而不藏《素问•疏五过论》云:“暴乐暴苦,始乐后苦,皆伤精气,精气竭绝,形体毁沮,暴怒伤阴,暴喜伤阳,精气为人之元气,是人之生命活动的根本。心气、精气受伤,则可影响心神而多梦

怒方肝之志,是由于其他人或其它事使自己的欲望被阻拦,需要被ffi抑*目的无法达到而产生的情绪体验,肝为将军之官,藏魂,属木,喜条达,怒则易干伤肝。《素问•本病论》云:“人或恚怒,气逆而不下,即伤肝也,肝伤则魂不能安宁*魂不宁则多梦^

怒之为梦,常常表现为梦中亦受压抑,或对压抑自己的对象采取淸醒时无法采取的手段,陈士元在《梦占逸旨》中说:“过怒则梦闭&”闭与开相对,喜则梦百花怒放,怒则梦花闭.梦不顺利^在实际生活中.常常有这样的梦例,一个

人作社会t遇到了使自己生气而乂毫无办法的事情时,会在梦中采取某神措施。这既是一神愿望的满足,也是因怒而梦的常见现象。

忧为肺之志,是预感或经过某种不顺意的事情而产生的一神情绪感受。当人忧愁不解时,就会觉得肺气不舒、精神不振、颓庚懊嫩、沉闷短气。故《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云:“在志为忧,忧伤肺。”《灵枢*本神》云:“优愁者气闭塞而小行。”忧伤气伤肺,肺藏魄,肺气伤则魄小宁而多梦。

忧之为梦,有时与听优之事有关.例如富翁尹氏,咨钱有势,插入一下参考网站(周公解梦之梦见网),可是一上床则“昔昔梦为人仆。趋前作役,无不为也;数骂杖挞,无不至也/’这可能与他时时耽忧失去自己的富贵地位有关。有时则可能梦见非常顺心之事,因为人有所忧,即望顺利,这神心情,常常会在梦中实现。唐容川认为,肺魄不宁则多鬼怪争斗之事。他在《血证论>中说:“梦乃魂魄役物,恍有所见之故也。魂为病,则梦女子花草神仙次喜之事.酸枣仁汤治之。魄为病,则梦惊怪鬼物争斗之半,人参清肺汤加琥珀治之。梦中所见,即是魂魄,魂善魄恶,故魂梦多善,魄梦多恶'

悲是由于感伤而哀愤不胜所产生的情忐,常由于失占亲人,损失爰物,理想破灭等因素产生。轻者仅仅表现为失望和遗憾t重者则可致哀痛不已&悲伤过度对心、肝、肺等脏腑都有影响.《素问_举痛论》云:“悲则心系急,肺布叶举,而h焦不通,营卫不散,热气在中,故气消矣,《灵枢,口问》云:“悲哀愁忧则心动,心动则五脏六捬皆摇。”彳:灵枢■木神》云:“肝悲哀动中则伤魂,心神不安,魂魄不宁,则-a梦纷纭。

㈣悲而梦,有时梦象与悲伤的原因有关。例如有+患者

在丈夫去世不久,儿子又遭车祸而亡,她甚为悲伤•抑郎不解*以致精神不振,沉默寡言,夜难入眠,合B则梦见失去的丈夫与儿子。陈士元认为,悲哀过度则梦救,这可能与梦者因理想破灭,丧失信心.渴望能被人所救助的心理有关。

思为睥之志,《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认为,睥“在志为思”。思发于脾而成于心.是B常见的致梦原因。所谓“昼有所思,夜梦其桌或“口有所思,夜有所梦,是入所共知的现象。早在周代入们对此就有所认识,〖周礼*舂官>中对梦分类时即专列“思梦”一类.列子明确指出,“昼想夜梦”是作梦的常见现象,“昼想”是“夜梦”的重要原因,晋代乐广对梦的形成机理进行了高度概括.将梦的形成原因分为二类,其中…类即“是想/《全后汉文》卷四十六《政论》亦有“昼则思之*夜则梦焉”的论述。东汉思想家王充在《论衡》中说:“夫精念存想,或泄于目,或泄于口,或泄于耳。泄干目,目见其形;泄于耳,耳闻其声;泄于口,口言其事。昼日则鬼见,暮卧则梦闻^独卧空室之中,若有所畏惧,则梦见夫人据案其身哭矣,觉见卧闻,俱用精神,畏惧存想,同一实也,黄庭坚有诗云:“病人多梦医,囚人多梦赦。如何舂来梦,合眼在乡社这些论述,反映了我国占代对积想成梦的认识。当然,历代对思梦的认识不尽相同,有的仅仅是指因思念、思想而梦,有的则泛指一切精神因素所致的梦。张湛注《列子》之“想梦”时即云:“此想谓觉时有情虑之事,非谓世间常语昼日想有此事,而后随而梦之“情虑”即包括了多种情志因素,其范围就比较宽。但无论认识有何差异,对干思能致梦这一点都是相同的^

因思而梦,其梦象常与所思阿容有关。杜甫的名句“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反映了杜甫对好友李白的思念之情。渴人梦饮,饥人梦餐,病人梦医,囚人梦赦,其所梦不同,正与各自所思有异相关。甚至思而不得其解的问题,会在梦中得到解决t当然,梦具有离奇性,她有时象个调皮的精灵,并非所思都见之于梦.“欲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尽,因协,思之为梦,可以表现为多种多样的梦.

恐是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企图摆脱、逃避某种危险情形时产生的情绪感受。恐常与惊冋时产生,但二者又有所区别。《临症指南医案*惊》云:“惊则伤胆,恐则伤肾#大凡可畏之事,猝然而至谓之惊,若从容而至,可以宛转思维者,谓之恐,是惊急而恐缓也,恐对人的危害,较惊尤甚。张景岳在《景岳全书•杂证谟•怔忡惊恐》中云:“惊恐虽若同类,而不知恐之伤人尤甚于惊者何也?盖惊出于皙,而暂者即可复,恐积于渐,而渐者不可解,甚至心怯而神伤,精却则阴痿,日消月缩,不亡不已。”由于恐对心理的长期刺激,所以常常见之于梦,《周札》六梦中的4惧梦”,即是因恐而梦,郑玄、张湛在注释时俱谓“恐惧而梦”。说明我国人民对此早有所认识。

恐为肾之志,肾为先天之本,与肝同源,与心相交。恐伤肾,则可影响心肝而致神魂不安。恐之为梦,可以表现为恐惧之梦,陈士元在《梦占逸旨》中说:w过恐则梦匿”,就是指在梦中亦表现为因恐惧而到处藏匿^由于恐伤肾可以影响心,故又常伴心悸等症a例如一女患者,因骑车上班时在路上遇到交通事故,身旁一人被压死,患者深感恐惧,从此常感心悸、腿软,不敢骑车,睡眠不好,合目则乱梦纷纭,且多恐惧可怕之事,以致常以梦中惊醒,醒后仍感悸动不安惊是突然遇到危险*或碓到出乎意料之外的变化,如目见异物,耳闻g响等产生的情绪感受。叶天士《临症指南医案•惊》云;“大凡可畏之事,猝然而至谓之惊,与恐相比较,惊为不自知,从外而入,恐为自知,从内而出,惊急闹恐缓。

惊可导致气机紊乱,损伤心胆。《素问•举痛论》云;“惊则气乱”、“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虑无所定,故气乱矣,《景岳全书》云:“大惊卒恐,一时偶伤心胆,而致失神昏乱心藏抻,神安则寐宁f胆与肝为表里之脏腑T藏魂。心胆受伤,神魂不安,则可引起多梦。清代张璐在《张氏医通*神志门》曾经指出:“惊则气乱,郁而生火生涎,涎与气搏,变生诸症,或短气,或自汗,或眠多异梦,异梦,含有非同寻常之梦的意思u因为从临床上着,由惊吓引起的梦,多为恶梦.冇时甚至使人恐惧可怕而不敢入眠.这一点,从汉代郑幺对廳梦的注解也可看出。廉梦,一般认为是指恶梦。郑玄在注解时说:“惊愕而梦'他是从梦的形成原因对《罔礼》六梦进行注释,插入一下参考网站(梦见网),他认为,疆梦的原因是由于惊愕而致&这说明在汉代人们已经认识到惊吓可以致梦,并且常常引起恶梦。临床上因惊而梦的案例也很多,例如患者李某,女.27岁.产后20余天,因夜间陡受惊吓,遂至心悸便忡f头學神疲,闻声则惕然而惊,汗出遍体,夜寐易醍,眠亦多梦纷予补益心胆,镇惊安神之剂后而愈6又如董菜,在朋友家帮助整理物品时,突受惊吓.遂致神志恍惚,时常悲伤哭泣,头晕目眩,胸闷心悸,夜间梦扰纷纭,旦多可惊可怖之事,常因此惊魇而醭,以致一人不敢入睡,后经予以养心安神,清热化痰之剂始愈。说明惊确实可引起多梦.

以上内容是由梦见网的小编为您介绍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