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解梦大全 > 梦的传说 > 浏览文章

解梦者三:被梦指引的生活

作者:不详 来源: 梦见网 时间: 2017-03-20 阅读:

梦姓人家开始用梦来指引他们的生活。因此这个家族的人每天早晨睁开眼睛干的第一件事,并不是起身穿衣裳,下床。而是回忆昨夜的梦境。他们像细心的老太太收获南瓜,总是要先数一数藤蔓上有多少瓜,然后才开始有选择的找到第一个,慢慢来摘。最后当然还会仔细地检查有没有遗漏在草丛里的。所有的梦姓人家的人安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保持着睁开眼睛前的姿态。他们不理会从墙缝瓦隙投射过来的光线正在逐渐变强,也不理会拜访者站在门口高声的喊叫和狗的狂吠与鸡的啼鸣,他们自然不会听见枝头鸟的鸣叫和房侧涓涓溪流的潺潺声。他们无一例外的全部沉浸在昨天晚上的梦境里。

他们要最大限度地回忆起昨天晚上做过的梦,尽量叫这些梦复原,不遗漏任何细节。然后再对这些梦进行深度的挖掘和分析,找出其中的蕴藏和喻含……这是一个精巧仔细不容分心的活儿,因此得耗费大量的时间。最后他们才开始动动身子,根据梦的提示,先动腿还是手。随即是先穿衣裳还是先穿鞋子。所以曾经在非常漫长的一段时期里,请点击周公解梦之梦见网也会有很多收获,梦姓人家的人是没有早晨的。因为当他们打开房门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被梦指引的生活因此很是无法得到平常人的理解,这个家族的人的举止总是叫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我想如果我生活在那个年代,我可能会遇见很多奇怪的人。我会在某个溜达在秦村的上午发现一个没有穿裤子但是却穿着鞋袜的人,他正在田里除草,还高声唱着山歌:櫻桃好吃树难栽,鲤鱼好吃网难抬,山歌好唱口难开,娃娃好养布难买……嘹亮的山歌声里,他胯下的那活儿就像秋熟的梨子一样随风摇摆。我肯定不会感到奇怪,因为这人是解梦者家族的,他之所以不穿裤子却穿鞋袜都只是梦指引那样,当然唱歌也是,看到这里也同时欢迎您访问梦见网,梦指引他得唱山歌,包括他边唱边干的除草。我也会看见一个收获的人被饿得偏偏倒倒,他背着金灿灿的苞谷,却因为饥饿两眼发花腿脚不稳。我也丝毫不会觉得奇怪,因为他是解梦者家族的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前三天做了个梦,破解下来得出的答案就是他得好些天不能吃饭。究竟是多少天?没有准确的回答,这得看他是不是能在随后的梦里找到答案。就当时的情形看来,很难,连着三天晚上的梦,他都没有破解出可以吃饭的示意。我还可能会看见一个不断烧掉房屋又进行重建的人。此人是解梦者家族的,我惊诧是因为我不了解他们。

因此,在解梦者家族人的生活中,所发生的事情总会叫人意外。他们的生活总是千奇百怪,总是毫无章法和规矩可言。平常的人没有勇气进入他们的生活圈子,不疯掉才怪呢。不相信就来试试。他们会把白天当成黑夜,有谁见过睁着两眼在阳光底下打着火把前行的人?他们会把黑夜当成白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收割芝麻。他们要不几天不出门,要不就出门几天不回家。他们会在暴雨的时候站在院子里,暴雨中的房屋门洞打开,但是他们不会贸然进去,因为他们是受了梦的指引,会有一场暴雨到来,倘若屋中有人,便会有大火降临。现在暴雨如约而至,他们必须得撤离房屋,伫立雨中,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趋避大火的发生。是的,一切都是受了梦的指引。被梦指引的生活在别人看来是那么糟糕,黑白混淆,秩序混乱。可不容忽视的是,这个奇怪家族的人却总是能平安度过危难,人丁既不衰微也不兴旺,始终保持在一种稳定调和的态势。相比他们,有许多曾经旺盛得像七月稗草的家族,却在危难中轻易地被覆灭,就像狂风下的落叶。

解梦者家族之所以能平安度过危难,当然也是受了梦的指引。黄姓人家和蓝姓人家的那场在秦村的会战,致使秦村好多人都被误伤误杀,而解梦者家族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这是因为他们早在三天前就受了梦的指引,躲避到深山里头去了。在随后的旱灾里头,尽管遍地饿殍,他们解梦者家族也没几个人死亡,因为他们受了梦的指引,早一年就有一多半人离开了秦村,逃亡遥远地方,直到甘霖普降,大地复苏,他们才又回来。

不过这不是一个团结的家族。这个家族的纷争显然要比别的家族多得多,他们的纷争主要来自对梦的解析。一个家族很多人。很多人睡眠在同一个夜晚。但是这同一个夜晚会产生很多梦,这些梦当然各不相同。各不相同的梦也就会有各不相同的解释,不同的解释就意味着会有不同的行为和结果。这些各不相同的行为有相当一部分是相悖的,是矛盾的。比方说有人说根据他的梦的指引,今天不能动土,却有人偏偏认为他的梦所指引的是今天非常适宜动土。有人认为梦提示他必须放火烧掉房屋以趋避更大的灾难,却有人说梦提示他必须以生命来保卫房屋免遭破坏……可是奇怪的是,他们的纷争却从来没有对彼此造成过可怕的伤害,这不像别的家族的人,纷争的结果总会有流血或者死亡。他们也没仇恨和积怨。他们的纷争多半只限于口头,少有肢体的摩擦碰撞。当纷争不可开交的时候,他们就会主动停息下来,回到床上,等待下一个梦的到来,以寻求新的梦的指引。

所以,看起来这个家族的生活是非常荒唐混淆和可怕的。其实那只是皮相之见。在梦的指引下,他们有着只属于自己一一解梦者家族的规矩绳墨。他们的生活秩序井然,规规整整。因为他们的世界少为外界所知,所以他们一直被人误解。在我所有限的了解中,关于他们的传言总是不那么友好,人们在对他们的行为进行描述的时候总是非常注意地要加人些诸如荒唐、荒谬、愚昧、恶心等等词汇,来强调对他们的憎恶。他们被隔离在土镇和秦村人们的生活之外。几乎没有人愿意和他们交往。他们也不太接受除他们家族之外的任何人。